走进文水
     历史沿革
     自然地理
     行政区划
     人口、宗教、民族
     综合经济
     农业经济
     工业经济
     第三产业
     扶贫攻坚
     环境保护
     科学技术
     文化教育
     体育卫生
     基础设施
     城市建设
     社会治安
     劳动就业
     社会保障
     名胜旅游
     传统文化
     文化名人
     文水特产
     矿产资源
     退耕还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1、文水

    文水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她属于民间原生态打击乐,队伍庞大,道具服装种类特多,起源于祭祀文祀和农耕文化,历史悠久,历史价值很累,是文水县劳动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从1980年以来荣获数十项全奖,优藤奖,最佳声响奖最代表表演奖。为山西吕梁文水争得了多次多项荣誉。

2、桥头大鼓

“桥头大鼓”是流传于文水民间的一种打击乐,因源于文水县桥头村,主奏乐器又是一种罕见的巨鼓,故称——桥头大鼓。

    大鼓又称“九龙混天雷公鼓”,直径12尺,高约4尺,由4名鼓手分站东、南、西、北敲击。64名铙钹手按伏羲六十四卦的布局簇拥在大鼓周围,一半持重达4斤的大铙,一半持重达7斤的大钹。传世鼓谱为《龙游八卦雷公鼓》。一经演奏,鼓似雷鸣,铙如电闪,钹像霹雳,人如游龙。

桥头大鼓源远流长,距今至少已有600年的历史。它的产生是为了迎祀“麻衣仙姑”这位诞生于文水的司雨大神,发展至清朝末年最为鼎盛。当时迎祀仙姑的仪式空前隆重,由县令亲自主持。规格之高,规模之大,史无前例。桥头大鼓作为18家迎祀队伍当仁不让的领军,每次都大出风头。

 建国初,破除封建迷信,迎祀仙姑的活动被取缔,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桥头大鼓这一优秀的民间艺术竟被当作封建余孽,被迫偃旗息鼓。文化大革命期间,桥头大鼓更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艺人无几,鼓谱流失,仅剩名称尚保存在老一辈的记忆中。

1980年,文水县文化部门全力抢救桥头大鼓,拨款置办乐器,挖掘整理鼓谱,聘请老艺人重操旧业、收徒传艺。桥头大鼓这颗民间艺术明珠终于从历史的尘封中重新放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2007年元旦,“桥头大鼓艺术团”成立,确立马德旺、孙建业、孙继斌为当代传承人。沐浴着国家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春风雨露,古老的桥头大鼓焕发出新的活力。

桥头大鼓是文水历代艺术家智慧的结晶,是文水古老文明厚积薄发的产物。它脱胎于祭祀风俗并与当地流传的民间故事血脉相连。因此,对研究文水的历史、文化、风俗等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

桥头大鼓是中华民族农耕文化祈雨民俗的缩影,传承着华夏文明黄土风情的精髓。它是我国民间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桥头大鼓的挖掘保护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是继承发扬优秀文化遗产的崭新课题,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是打造文水人文品牌、实现文化兴县战略目标的有力措施,对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进步、繁荣具有重大意义。

3、文水长拳

左家拳是北方武术拳种的一种,因此拳种创始于清朝著名镖师左昌德而定名,迄今为止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

文水是“武术之乡”。孝子渠村就座落在县城西南,背靠吕梁山,世人称之为“拳窝子”。清光绪年间(1809年),左昌德(江湖人称左二把)就出生在这里。

左家拳初始于家传,精技于师授,丰富于交友,践行于保镖,创新于思考,左昌德及子弟们在近半世纪的保镖生涯中,足迹踏遍“南七、北六”13省,从未失手。“左家弹腿天下走”之说就是对左家拳威力的写照。

左家拳在历代子孙的传承中,已形成体系完整、结构严谨的“左家拳”。其中,“面掌”、“弹腿”和“虎头双钩”堪称“左家三绝”。山西、陕西、北京、江苏等地至今还广为流传,习者甚众,是中华武术之库中不可多得的瑰宝。

纵观左家武学,经过历代左氏传人的创造和锤炼而成,在健身养生、历史研究、文学创作等诸多方面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在科技发展的今天,武术在国防、治安、谋生等方面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小。无可避免的,左家拳和其它拳种一样,都面临着走向衰落的境地。有的拳技已失传,急待拯救、保护。

为了传承中华国粹,左家拳沐浴着国家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春风雨露,于2006年,成立了“文水县左家拳总会”,并已列入县、市两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我们正积极申请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使其发扬光大。

4、马西铙

    “马西铙”是一种古老独特的民间音乐,流传于马西一带。演奏时,以铙为中心,钹、镞、鼓陪衬,故称“马西铙”。

文水地处山西中部,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早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已在这里繁衍生息,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一代女皇武则天、北宋名将狄青、当代女英雄刘胡兰等历史名人就是这块热土上的杰出代表。

“马西铙”的产生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初刍于商夏、盛行于唐汉,定形于明清。主要用于民间社火、祭祀求雨、庙会庆典等活动。其基本内容可分《天地人之和》、《吵鸡会》、《狗相咬》三部曲。它具有浓郁的乡土风情,风格雄浑、粗犷、古朴、厚重,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祭祀祈雨文化的缩影,传承着华夏农耕文化的精髓,凝聚着世代劳动人民坚定的信仰和美好的追求。

马西铙在文革期间曾一度萎缩,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县委政府的的高度重视和当代传承人李富等人的不懈努力下,“马西铙”艺术枯枝新芽,生机盎然。特别是近年来,马西村委在文化局的指导下,组建了“马西铙艺术团”,“马西铙”也被列入县、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目前正在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马西铙为活跃群众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马西铙是文水迄今为止在古乐传承上鼓谱保存完整、传承脉络清晰、影响范围广泛,且以古代军列为阵的别具一格的民间音乐。

马西铙是文水人民智慧与勤劳的结晶,是文水古老文化积淀的产物,对研究文水的历史、文化、民俗等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是中华民族农耕文化祈雨民俗的缩影,是我国民间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具有独特的学术价值。

5、跌杂则

    “跌杂则”是流传于文水县一带的一种民间曲艺形式。它是从民谣、民谚、民间杂话中逐渐集中、提炼、综合而形成,用一人多角的形式,用合辙押韵的方式,一板一眼叙述故事,风格幽默风趣,别有风味,语言杂话连篇,有如跌砖抛石,故称:文水跌杂则。

    “文水跌杂则“内容丰富,语言顺口易记,人们对庄稼栽培、农时节气、种植形式、生活习俗、家长里短、国家大事、生活琐事无所不谈,一些精彩的段子一直被人们广为传唱,流传至今。

    “文水跌杂则”源远流传,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可以说自人类有语言交流开始,就产生了这种口头文学,真正成为雏形是在清道光年间,后来经老艺人加工处理,到民国初年搬上舞台,每逢戏曲、秧歌、皮影戏开始前以作戏帽,成为广大人民群众闻喜乐见的一种曲艺表现形式。

 在新中国成立前,有不少针砭时弊的段子,诉出了人民的心声,得到了广大听众的欢迎,还有一些规劝人们行善学好和注意安全的段子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就连乞儿行乞时运用跌杂则的形式也可以多讨到一口饭食。

 新中国建立后,跌杂则又成为党的宣传工具,用这一形式,形象化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表扬好人好事,经常深入田间地头、街头巷尾进行宣传活动,被称之为“匕首”,起到了其它文艺形式不可替代的作用。

 跌杂则在群众性的创作中,在党的文艺方针的指引下,不断在普及的基础上达到新的提高,不论在内容形式上和语言艺术上,都在逐步剔除旧的、污秽的、不健康的东西,创作新的、思想性、艺术性强的段子,在创作和表演中不断精益求精,逐步提高创新,现在仍是

各个秧歌剧团、盲艺人宣传队、各行业自我宣传的主要曲目之一。

 “文水跌杂则”语言生动活泼,上口押韵,通俗易懂,便于记忆,幽默风趣,它源于民间,用于民间,地方风味浓厚,生活气息强烈,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一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典型代表作。

 6、福胜锣鼓

   “福胜锣鼓”是流传于文水县闫家社一带的一种打击乐。其渊源可追溯到4000多年前。

    远古时期,文水境内有一“小鸭村”。村民为了防止野兽糟蹋庄稼,就采取敲锣打鼓的方式惊吓野兽,喜庆活动也常用来表演助兴。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原始的打击乐。

    唐开元七年(719),小鸭村最繁华的地带建起了一座福胜寺。优美的佛乐与当地土生土长的民乐相互交流,逐渐水乳交融,一种具有明显宗教色彩和浓郁地方特色的打击乐诞生了,因其主创人员乃福胜寺的飞云长老和普法大师,故称“福胜锣鼓”。

    福胜锣鼓共分四部:狗咬狗、刹朝令、步星斗。

    乐器:大鼓、小鼓、铙、钹锣等。技巧有单击、双击、滚击、边击等。阵型有四方阵、半月阵、圆月阵、井字阵等。其功能或用语宗教祭祀或用于红火表演。

    后来汾河改道将小鸭村分为四村,即今天的闫家社、狄家社、尹家社、裴会,福胜寺在闫家社境内。北宋,闫家社人周天庆金榜夺魁,衣锦还乡,村民们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周提议将福胜锣鼓四部曲一一更名为:欢天喜地、合家团圆、凯旋而归、平步青云,合称“状元过街”。

    清末,文水迎祀麻衣仙姑(文水雨神)的活动最为鼎盛。作为迎祀队伍的主力军,每次活动,福胜锣鼓都大出风头。

    1953年始,闫家社每年正月都要举行福胜锣鼓比赛。

   “十年浩劫”,福胜锣鼓被当作封建迷信的余孽,遭到毁灭性打击。一朵民间艺术奇葩枯萎了。

    1980年,文水县文化部门挖掘、抢救福胜锣鼓。

    1992年,闫家社村民自发组织“福胜锣鼓队”。

    2007年,在县乡村各级政府以及文化局、文化馆的支持下,闫家社“福胜锣鼓艺术团”成立,并着手申报吕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福胜锣鼓是宗教文化与农耕文化完美结合的产物,是文水历代艺术家智慧灵感的结晶,是当地悠久历史、风情民俗的见证。它对研究文水古代的宗教、文化、音乐、舞蹈、美术、民俗、铸造具有重要价值。

7、宋家庄跑场子

宋家庄村的“跑场子”,历史悠久,远近闻名,是山西民间民俗的一支奇葩。

“跑场子”是流传在开栅镇宋家庄村一个独一无二的民间舞蹈,它形式独特、舞姿优美、气氛热烈、容歌舞、锣鼓为一体。俗有跑场秧歌、混秧歌之称。宋家庄村的跑场子主要通过唱、念、做、打四功和口、眼、身、手、步五法的高度结合,在与其相适应的乐器配合下来表演。它是一种民间艺术演唱形式。“跑场子”一般两伙锣鼓相呼应,多用于游行集会、喜庆大事、逢年过节等场合,与混秧歌溶为一体即成了边跑边唱。“跑场子”这一民间艺术的形式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由于没有确切的文史记载,尚难确定。但根据文水麻衣仙姑庙创建的年代推断,“跑场子”的形式距今至少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跑场子”当源于秦,成于宋、元,盛于明。秦代末年宋家庄老艺人宋维林继祖先红火的路子,仿图腾崇拜的模式,组织了宋家庄“跑场子”舞蹈队。它边跑边唱,所跑图型与远古河龙图酷似。队型美观、独特,32个套图,使跑场子变化多端、丰富多彩、流传至今。

  “跑场子”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宋家庄人把它当作传家之宝代代相传,男女老幼人人爱跑,它演起来锣鼓节奏火爆明快,队列画面变化多端,场面活跃,气氛热烈。演唱曲目诙谐幽默,令人捧腹,宋家庄人们对艺术代代相传,培养了许多表演艺人,使这一独特的民间舞蹈“跑场子”闻名全县。

8、东旧剪纸

    剪纸艺术,早在汉唐时期,就有民间妇女使用金银箔和彩帛剪作花鸟,贴在发边作为装饰的风尚。多少年来,剪纸在我县广泛流传,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珍品,他的产生和发展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每逢新春,人们家家户户糊新窗、裱新花,成为不可缺少的佳节装饰品。

 9、刘三推车

“刘三推车”是一个以唱、舞,贯传整个表演过程的舞蹈,它边舞边唱,形式活泼,情趣盎然。角色一生一旦。“刘三推车”清光绪年间由祁县民间老艺人双龙师傅传入文水,先由东旧村刘振帮帮学艺,曾盛行一时。二代艺人武合义、刘连生学艺后,曾巡演全县。三代艺人张建昌(艺名圪秃四)、孟中意他们学艺后,对该舞的表演风格,内容,重新进行了加工提炼,并于1960年参加了地区“百花奖”大赛荣获乙等奖。

 10、麻衣仙姑的传说

    据《汾州府志》载:“麻衣仙姑,汾州任氏女,碑记称,生于唐贞观元年七月二十六日,不愿婚嫁,披麻衣入洞中,因此名其洞。旱祷辄应。”明嘉靖39年《建仙姑锡雨记》碑载:“姑乃汾阳西河人也,居洪哲里(今文水桑村),幼教幽闲贞静之德,识者以女圣称焉。及聘当里魏氏之族,每孝养舅姑之暇,辄修厥善不倦。不五载嘉遁于汾阳西岭号黄芦山名石室,麻衣草履修炼真性,几半载,魏闻知,乃率家人亲诣,异请归之,姑乃托石壁而入,惟有圣手痕存焉。厥后显圣像出朵乳泉,暨五色蛾飞集。”清康熙47年《重修三清庙碑记》载:“汾府西四十里西郝古里(今郝家庄)黄芦岭南,有名石室山者,乃大唐贞观年间麻衣仙姑脱尘苦炼正果遗址……”由此可见,麻衣仙姑确是大唐贞观年间所生,文水桑村人,姓任,名字未记载,但百姓代代相传叫任灵巧。
11、三弦书

    曲艺是各种说唱艺术的总称,是用带有表演动作的说唱来叙述故事,塑造人物,表现思想感情,反映社会生活,逗乐取笑的一种艺术形式。文水三弦书是文水特有的曲艺艺术之一。

    文水三弦书由1840年左右“瞎子坐会会”活动始,一直是盲艺人宣传队的保留节目。1960年,盲艺人郝朝海参加晋中地区的“百花文艺调演”,他所演出的三弦书《晋中盆地一枝花》获奖,并被预选为上省调演节目。至七十年代,文水三弦书又由县文化馆的赵德瑞进行大胆改革,使文水三弦书形成了定型的板眼和调试。这些板式,调式,于1988年由县文化馆闫瑞琳,韩全中进行全面搜集整理并录音记谱,用手抄本的形式保存下来。   

12、大王堡的传说

    如今在文水县城东两公里文峪河东,文祁公路北坐落着一座村庄,名曰“堡子村”。土地一千二百亩,人口两千二百人。这里人杰地灵,工商发达,面貌一新。别看这座小小村庄,在近几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却留下了很多传奇故事和地方文化。也就在此时此年代,大王堡涌现了不少手艺人。他们的手艺为锡艺打造,主要制作一些酒具、贡具以及嫁妆等锡制品。据说当时村中有很多人从事这项工作。农忙时种地,秋收后便三三两两结伴挑担出行,给人们制作锡制品。走遍文水、晋中、晋南、太原等地。边走边干,走村窜户,越走越远。而一进腊月便往回走,越走越近,到年关也就带着收获回家了。他们的手艺相当好,有很多花纹图案制品很精致,经常为一些大户人家服务。这中间也发生了很多动人故事,同时还创造了只供大王堡村民自己交流的一种独特的“黑国语”。

    堡子村的故事很多,今只摘其部分,这些都是老辈人流传下来的,名字就叫“大王堡的传说”吧。

13、文水混秧歌

混秧歌是一种不上舞台的地摊摊民间广场打击乐。用的乐器有:一面铜锣,一个响环,腰鼓数面,镟子和手锣若干,铙钹、水饺各一付。演奏时,每人一件乐器由铜锣开头,响环指挥,围成一圈敲打。

混秧歌是人们最喜欢的四六句,因为闹混秧歌唱词都是四句或六句,所以叫四六句。四六句的唱词多为即兴发挥表演。当秧歌队伍某某字号时,歌手们即兴唱道“某某字号真是好,金马驹儿驮元宝。驮元宝驮元宝,驮上元宝往进跑”,有触景生情即兴演唱的,如:看见一串红花纸时,就唱:“初四四,十四四,抬头看见红花纸,红花纸,红花纸,写的四个黑字字”,也有带风趣味道发笑的,:“初六六,十六六,天上飞的丢溜溜(即老鹰),丢溜溜,不习好屙下祖宗一得脑()”。高高头上一株柳,年年割了年年有,有一年,没啦割,一下长了桶儿来扑(音po;也有瞎唱的,如:“正月十五闹哄哄,瞎子拐子来观灯,瞎子观灯不见明,拐子走道地不平。”“初九十九二十九,提上凉袜打烧酒,掌柜嫌我凉袜臭,打上烧酒水不漏。”闹混秧歌唱四六句,不但专门的歌手唱,观众也有抢着唱的。

14、文水看兵书

    郑家庄属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位于吕梁山下子夏山边,文峪河畔,在文水和汾阳交界地,郑家庄山川秀美,气候温和。郑家庄由于离宋代名将狄青的家乡——狄家社近在支持,这代的人民崇文尚武,敬仰英雄,《看兵书》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蕴存而生,质朴聪慧,勤劳勇敢的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积累,创造和发展了,这一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独特的文化艺术。

15、跑报子

跑报子是流传在我县平川地区的一种传统民间舞蹈,它的产生是和人民的生活有很大关联的。早年,各村各社祈雨活动极为风行,跑报子伴随整个祈雨过程应运而生.老人们口传这种祈雨舞蹈大约产生于明代,起源于接麻衣仙姑,抬龙王祈雨活动.曾流行在文水一带.明清时盛行,现已很少表演.

    跑报子者肩负侦察情况,传递信息,打场子维护秩序的神圣使命.跑报子形式活泼,队伍壮观,一般由十五、六岁或十七岁的青年组成,人数少则八人,多则二十多人,并列两路,有一位“老报子”做前导,沿祈雨之路出发,一路舞蹈,爬山涉水,走乡串村。走到哪村就跳到哪村,报子就报到哪村,即后面祈雨大队人马将来,通知此村马上准备迎接,故名词意“报子”就是从这儿来的。

    跑报子最初只有跑跳,后发展成一套固定的程式,有头报、二报、三报之分。头报是打前锋,探察情况,传递情况;二报与头报接头后,返回报告,并有与三报维持秩序之任务;三报则主要是保护楼桥和挂钩子,锄刀的。报子队头戴红缨帽或黑纱巾,还有的干脆头戴柳圈帽,裸露的上身披一件竹节衣,下身穿黑黄绸裤,身挂串铃,公文和令箭,随响随午,手执马尾刷,臂挂锄刀。另有老报子一人头戴缀有羽毛(花翎)的红缨帽,衣着与小报子大同小异,身背公文,令箭和宝剑。有的腰间尚插折扇,遇人群时,随吹打乐即兴对舞,耸肩摇扇,斜眉弄眼,调笑逗趣。舞蹈反映他带领众报子列为两队,奔波在夏日滚烫的土路上,途径村庄,与旁观的人们调笑逗趣;到了接神地点,先在庙内表演,继而动作为辅,用骑马跑跳的手式造型,模仿蛇形动作,用小颠步跑跳。其姿态是右臂曲肘扬起,左臂自然向后甩,上身微前仰,那种舞姿像芭蕾舞一样脚尖落地,舞动着传流的蛇形图,变化出“二龙出水”、“跑八字”、“摆龙尾”、“剪子股”、“蛇退皮”、“蛇盘蛋”、“雁过天门”、“交叉背靠背”、“过山门”等各种队型图案,还不时地唱着祈雨歌,可见人们对天神的赤诚。那种歌声,串铃声和舞姿各为一体的风味别具一格。

    跑报子没有音乐,锣鼓伴奏,指挥节奏来自身背后的串铃声。扮演者随重重的串铃起舞,新颖别致,活泼欢快,很受人们的欢迎和喜爱。到宽阔场地,碎步扭出“蛇盘蛋”、“龙摆尾”与祈雨队伍会合后,围观者堵塞道路,报子队挥舞马尾刷,跑成“二龙出水”、“龙摆尾”等队形,迅速打开场子,引导祈雨队伍前行。

    跑报子其主要特点是贯穿始终的脚尖跑跳,离开跑就不称其跑报子了。这种祭祀时用的舞蹈,扭跳的时间之长,路程之远,场地之大是前世罕见的。从跑报子的整个舞蹈结构来看,很有远古图腾崇拜的痕迹,使腾图崇拜的传承过程直接渗透到祈雨活动当中,并且转化为一种民间舞蹈形式固定下来。跑报子的舞蹈形式比较古老原始,“龙”、“蛇”做为人们信仰中神的形象出现。

16、狮子滚绣球、舞龙

我县城关镇北街大队有一个非常出色的舞龙灯表演文艺宣传项目“逗龙灯”。正规名“民间艺术舞龙灯表演队”,每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大闹群众观灯文艺表演大热闹非凡三天,白天的龙灯表演队,西街汉川灯、东南街的狮子舞在大街上各显神通,大放异彩,引来无数观众观赏,促进县城精神文化生活的开展和推动。

17、三南桌棍

   “抬阁”,又称“桌棍”,亦叫铁棍,流行于文水县东北区域的南庄镇和西城乡一带。

   “抬阁”,顾名思义,就是人们抬着一个用竹、木或铁质材料扎制而成的类似楼阁或戏台的架子进行的一种民间表演形式。而“桌棍”、“铁棍”则似乎是指抬着桌子表演或铁棍抬着桌架表演的意思。